31选7开奖查询

中國農村網 > 文化園

源于鄉土

2019-04-01 08:40:21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謝永增

百畫不厭孫家溝(中國畫)

  我一直喜歡到呂梁山寫生。很多人問我為什么偏偏喜歡去那么貧瘠的地方?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但心里知道,有其緣由。

  在我的記憶中,上世紀70年代以前,老家河北小榆林的地形地貌很像黃土高原,村子周邊全是大片的沙土坡、沙土崗,像丘陵一樣連綿起伏。在村莊周邊和田野中還有許多小河溝和水塘,河溝里的小紅魚無拘無束地游來游去,水塘邊的柳樹身影婆娑,隨風輕舞……那種難以言表的美至今還縈繞在我的夢里。后來,老家的原始地貌被推平,河溝和水塘被填平,美景夷為平地,再也找不到原來的狀貌,不無遺憾。

  80年代,電影《黃土地》里那個似曾相識的黃土溝壑,一下子激活了我正在淡去的記憶,仿佛讓我回到“消失”多年的家鄉,于是潛藏在內心的“火”又“呼”地燃燒起來,照亮我追夢的方向。我很快啟程上了呂梁山,走進黃土高原,那種感覺就像回到家鄉一樣。這一晃已走過30多年,呂梁山也成為我名副其實的藝術創作的前沿。

  我畫畫的動力源于興趣,興趣是我的老師。藝術道路很曲折,然而面對不斷變化的美術思潮,我不跟風,只沿著自己看準的道路走。如今回頭看,這條路是走對了。

  長期在呂梁山寫生,耳濡目染,自己的作品自然帶有明顯的黃土味道,這既是我的長項也是短板。但我相信,只要真誠地表現客觀世界、表達內心世界,與自己的真情實感相吻合,那就是對的。30多年來,我不斷往來于呂梁,不但沒有厭煩,反而越來越喜歡這個地方,不僅作品帶有黃土味,人也變得很“土”。臨縣、柳林、方山、興縣、石樓等山村的溝壑、山峁我都駐足過。我慢慢地走,靜靜地看,細細地感受著。這樣一個時常飽游沃覽的過程,豐富了我的閱歷,使我積累了很多繪畫經驗,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堅定了在鄉土中感受生活、尋找生命價值的方向。我從呂梁山厚重渾然、粗獷無垠的感覺里找到屬于自己的繪畫語言,也表達出我對鄉土故園的無盡眷戀。

  畫家都有自己的偏好,都會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地方去寫生,這樣寫生選擇的范圍就變得有限,也就那么幾個地方可以不斷關注。我流連忘返于呂梁山,在這樣既熟悉又向往的地方寫生,就是要尋找異于常人的感覺。我有早晚遛彎兒的習慣,在呂梁我每天都會選擇不同的出行路線,試圖在放松的過程中遇到驚喜。正如藝術創作需要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路,不要跟著別人走。

  某天的一個早晨,一個收葵花籽的老漢進入我的視線。他把傾斜的簸箕舉過頭頂,讓葵花籽均勻地向下飄落,借助風力吹走不飽滿的顆粒。這樣的情景我小時候常見,現在卻難得一遇,那次正好撞上,讓我激動不已。積淀許久的記憶閘門一下子打開。我圍著老漢拍了十幾分鐘,甚至趴在地上拍。老漢也很配合,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該怎么干活還怎么干活,讓我盡情拍攝,把這活生生的素材儲存起來。

  如果說,收葵花籽老漢這個勞作的場景,讓我收獲了美術語言所能表達的一個優美動作、一份鄉土記憶,那在另一次遛彎兒中我則收獲了表達呂梁厚土的一種筆墨語言,這就是土坡上斑駁的痕跡。仔細看,是苔蘚被雨打風吹后留下的痕跡,有老辣的筆墨味道,那種既厚重又苦澀的感覺,瞬間把我擊中。我拍著腦門對身旁的學生說:我找了它好久,原來藏這兒了!這一相遇,就像找到了開門的鑰匙,當天我就把這種感覺應用到寫生中,畫面感覺果然不一樣,可謂“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應于心”。

  正是每次都有新的感受和發現,才吸引著我一次一次來到呂梁山。梳理近期的寫生作品,感覺自己對呂梁山的認知和情感又上升到一個新層次。說句真心話,藝術上每往前走一步都不容易,這個過程很折磨人。而與這種精神磨煉的苦楚比較起來,那些寫生路上的苦就變得微不足道了,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種快樂。

加載中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高曉川
31选7开奖查询 百人炸金花体现 河北时时在线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 彩天地app正规嘛 重庆时时彩网址 云南时时开结果 复式六肖中5肖怎么赔 欢乐棋牌 加州赛车pk计划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