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选7开奖查询

中國農村網 > 熱點觀察

"圍城"之困如何突破?"垃圾分類"卡在何處?

2019-03-29 14:09:54       來源:人民網    作者:

  “這一包都是廚余垃圾,紙盒、飲料瓶那些還在家里。別看我們扔的都是些花生殼、橘子皮,處理后可以變成有肥!”77歲的曹愛珠,家住南京市建鄴區莫愁湖街道左鄰風度小區。從對垃圾分類不理解,到觀望再到嘗試,如今曹阿姨已經成了小區里垃圾分類的積極分子。

  隨著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我國生活垃圾產生量逐年增加,以中部特大城市武漢為例,人口近1100萬,生活垃圾產量已達12000余噸/天,預計到2020年將達13400噸/天,垃圾處理形勢十分嚴峻。

  據記者統計,全國31省區市都相繼出臺過生活垃圾分類的相關條例,46個重點城市的垃圾分類工作也由點到面逐步啟動,正視“垃圾分類”已經漸成社會共識。但人民網記者在走訪調查中發現,多地在垃圾分類的落地實施過程中仍存在主動意識缺乏、回收環節混亂等問題,實現全民垃圾分類仍然任重道遠。

  從娃娃抓起:宣傳教育進校園 垃圾分類漸成共識

  垃圾分類,教育先行。“垃圾分類從娃娃抓起”的宣傳實踐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記者梳理發現,河北、河南、甘肅等多地都通過開展“小手拉大手”等實踐活動,將垃圾分類的宣傳教育滲透進校園。

  家住蘭州市七里河區的王先生堅持生活垃圾分類處理已有兩個多月。“堅持這個習慣,是受五歲兒子的影響。” 王先生兒子所在的西花苑幼兒園從2018年開始就對小朋友進行垃圾分類處置引導。王先生說,“孩子回家對于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相當重視,每次都會提醒我要分類,時間久了我也就習慣了。”

  “其實很多成年人都不清楚如何進行垃圾分類,都是從孩子那里學會的。”王晶晶是鄭州京廣路小學的一名老師。據她介紹,為了教孩子進行垃圾分類,小學專門開設了相關課程,還讓孩子在社區活動中教大人如何進行垃圾分類。

  

  浙江浦江縣實驗小學開展垃圾分類教學。張帆 攝

  “瓜皮果殼這一類的是可腐爛垃圾,要放在綠色垃圾桶里;紙屑塑料是可回收垃圾,要放在藍色的垃圾桶里;廢舊電池、藥品是有害垃圾,要專門回收處理……”提起垃圾分類的知識,浙江浦江縣實驗小學六年級的張依涵儼然一副小專家的模樣。

  “在學校里,垃圾分類是一個熱門話題呢!”張依涵告訴記者,學校不僅在科學課和班隊活動課里教授關于垃圾分類的知識,還常常帶著學生們走進社區,親自檢查不同的垃圾有沒有放在正確的垃圾桶里。

  “垃圾分類工作是一個文明習慣的養成過程,從娃娃抓起是治本之策。”住建部市容環境衛生標準委主任張益建議,要繼續以幼兒園到初中的學生為重點,加強垃圾分類等生態文明教育,實現“教育一個孩子,影響一個家庭,帶動一個社區”的目標。

  搞鼓勵機制:用積分換禮、垃圾變錢增強居民積極性

  社區人口密度高、垃圾產量大,一直是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重點、難點。

  “一開始居民很排斥,認為垃圾分類與自己無關,積極性很低。”在走訪過程中,多地社區負責人都提到了這一問題。為了帶動居民參與垃圾分類,多地在做好入戶宣傳教育的同時,采取了一系列引導和激勵措施,增強居民的積極性。

  

  圖為邱沛萍老人用積分成功換領垃圾袋。陳琦 攝

  在重慶市九龍坡區二郎街道鋼球廠小區,年過七旬的邱沛萍老人手提幾個廢舊塑料瓶,在小區智能垃圾回收箱旁熟練地用積分獎勵卡掃碼后,將廢舊塑料瓶投放進“一般塑料投遞口”,垃圾稱重后獲得相應積分。邱婆婆樂呵呵地說,“不到半年時間,我的積分卡上已經3900多分了。上周剛用330分換了7塊香皂,等會我再去換包垃圾袋。”

  在銀川市金鳳區未來城小區內,垃圾分類兌換超市也是最受居民歡迎的地方。在專門開辟出的垃圾分類區,居民將分類好的可回收垃圾稱重積分,攢夠一定分數就可以換取各類商品。“每天來兌換積分的居民很多,最少的時候也有七八十人。”超市負責人魏剛告訴記者。

  

  圖為小黃狗人工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終端機。上海寶山區大場鎮供圖

  上海則在積分制度的基礎上,引入了第三方回收機構——小黃狗人工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終端機(簡稱“小黃狗”)。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小黃狗”分類回收金屬、塑料、紡織物、紙類、玻璃、有害等多種生活垃圾,投入垃圾直接返現,“環保金”實時到賬,被居民笑稱為“吞了垃圾還給錢”。

  北京新街口街道城管科科長朱驊說,“通過積分換禮等形式,提高居民自覺進行垃圾分類的意識,能將二次污染扼制在源頭。”

  分得再好,拉走也是混到一起?

  全民垃圾分類任重道遠

  “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資源”,隨著垃圾分類的知識普及和試點推進,各地在垃圾分類的踐行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是,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各地垃圾分類仍存在一些問題和阻礙。

  從全國來看,多地垃圾分類仍處于試點階段。未列入試點的地區,許多街頭、社區并未設置分類垃圾桶,市民即使想分類投放,也無處可投。而在試點的地區,也存在著不重視垃圾分類的現象,有人“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行動又是另一回事”。石家莊市民魏歡說,“以前還會稍微注意一下垃圾分類,后來發現周圍人都不注意,自己一人分類并沒有太大意義,索性也就不分類了。”

  青海西寧景林佳苑小區的每棟樓下都放有垃圾分類收集點,還專門設有垃圾分類宣傳板,指導居民正確分類,但小區垃圾仍難做到有效分類。對此,小區物業經理張曉東解釋稱,許多居民覺得分類投放費時,所以小區的生活垃圾分類只能靠保潔員代勞,由于人手不足,很難實現垃圾有效分類。

  “雖然我國開展了生活垃圾分類社區試點,但垃圾分類還沒有嚴格的界定標準,居民的意識也跟不上。”湖南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袁興中說。

  除了居民垃圾分類的生活習慣、主動意識仍缺乏外,垃圾回收環節混亂、缺乏監管也是常見問題。“我最擔心的是分類垃圾桶雖然擺在這,但是環衛收的時候并不能真的做到分類。”呼和浩特小伙于泓的擔心并不是杞人憂天,在記者走訪中,石家莊、重慶、昆明等地不少市民反映身邊就存在著垃圾車將不同類別垃圾一股腦混裝收走的現象。西藏拉薩的環衛工人普赤向記者坦言,“我看到過很多市民會將垃圾按分類扔進垃圾桶里,但是垃圾車基本上都是將所有的垃圾都是放在一起回收。”

  此外,垃圾分類處置也并不統一,往往涉及多個部門。例如在重慶,城管委負責易腐垃圾的分類處置,商務委負責可回收物的分類處置,環保局則負責廢舊燈管等有害垃圾處置。不同部門間如果無法形成合力,也會對垃圾分類回收產生一定影響。

  對此,住建部市容環境衛生標準委主任張益表示,“垃圾分類要貫穿于垃圾收運處理的全過程,如果光有源頭分類,而沒有系統分類,就是‘假分類’了。”

  

  圖為藍色可回收物收集專用車。王新年 攝

  目前,不少地區針對相關問題,也采取了一些舉措。在南京莫愁湖街道為解決垃圾清運“一勺燴”的問題,引進了一批能全程追蹤的定制款垃圾分類回收車。車身貼有不同顏色的分類標識,每天“定時定點”按路線上門回收垃圾,工作人員如果混裝混運垃圾,能立刻從智能環衛系統上發現。曹阿姨說,“這樣就讓我們覺得蠻有信心的,自己分類了然后回收清運也在分類,確保了我們的垃圾分類是有意義的。”

  加強法律監管也被各地逐步提上議程。1月31日,上海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于今年7月1日正式開始實施。在申城推行20多年后,“垃圾分類”正式納入法治框架,居民分類投放垃圾進入“強制時代”。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的生活環境也是有限的,期望我們的生活中不再看到越來越高的垃圾山。”寧夏大學資源環境學院教授常虹說,“只有全民投入其中,發揮各自的能力,才能讓我們生活的環境更加美好。”

  (記者唐嘉藝、曾帆、鮑聰穎、付兆颯、李睿、龔莎、朱殿平、王新年、張帆、宋芳鑫、常力元、郭婷婷、匡瀅、萬麗君、陳琦、劉祎、鄧嶸嶸、柴濟東、高翔、張晨、許璇、閻夢婕、穆國虎)

加載中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霍然
31选7开奖查询 pt电子游戏户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北京pk赛车10开奖纪录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百变qq多功能软件 赛车pk10软件 理财婆四肖主八码 124不倒翁投注法例子 九龙娱乐大小预测 21点游戏下载中文版